纽扣绒猫

〖欧相〗随笔 练习6


刀预警!极度ooc预警!
近段没有时间……不能老长蘑菇orz
短打刀注意

    宽厚的乌云在天边凝聚,一滴雨水从高空的云层中坠落。

    水珠落到了人群里最高那人的脸颊上,惯性驱使它向下滑一路在侧脸留下冷湿的痕迹,边缘处停留了一刻,最终还是和不断下落的雨滴一块砸上了地面。

    八木俊典缓缓拍了拍默然低头的绿发少年的脑袋,弟子的呜咽声混在同样悲怆的队伍里。

    雨水顺势打湿了他的手背。

    被挂起的黑色西装外套还微微滴水,它的主人坐在屋子里的椅子上沉默着,握在手中的温茶开始一点点变凉。

    在救援任务第一次看到生命逝去;听闻志村老师牺牲消息的时刻……

    毫无生气的冰凉躯体,鲜红刺眼的血液,骇人的伤口和翻开的皮肉。

     当时的情形,给他的恐惧、恐慌、愤怒和悲痛,像身上的伤疤那样永远烙在了心底。

     现下,同样的感受被翻了出来,猛地摆在他面前。
寒意从脊椎下方爬上,开始向身体各处扩散,屋外街道略微嘈杂的声音也消失不见,白噪音充斥着耳膜。

    在恍惚之中他再度听到他们的声音,嗡呼嘈杂。

    “……这次救援任务中共有……”
肃穆庄严的众人之中,和他们一样沉默着的八木俊典在心中数过一个又一个他熟悉或不熟悉的姓名。

    “……消除英雄―相泽消太……”

    一瞬间,攥得死紧的拳头让指关节处都泛起了白色。

    乌沉沉的棺木随着队伍来到目的地。这样的送别,他经历过了不止一次。

    然而,在人前哭泣的少年已经不会是他了。他反倒是变成了安慰弟子的长辈。

    那所谓成长和成熟就可以抵消悲伤吗?

    答案是――

    杯子里的茶水水面随着主人的微微颤抖,泛起了涟漪。窗外雨声的嘀嗒和独处的房间,让他暂时抛下所有责任般的盔甲。

    有水珠从他脸颊上缓缓滑下,再次打湿了他的手背。

包笑好吗?!!!哈哈哈哈哈哈太6哈哈哈哈

大概是八木俊典的老婆。:

我做欧相手书了!!求你们看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3395414

喜欢这个版本

心情不好的时候单曲循环
歌词总是那么合适

太可爱了! 呜呜呜暗中观察www

Que匡tion:

暗中观察~

用奇怪的涂鸦混更(๑>ڡ<)☆!

【MHA/欧相】祝我鹅阿彦生日快乐(不是题目x)

欧相王室pa
极度ooc预警!

祝我鹅生日快乐!

   
    夜晚。
    宫殿里四下寂静。

    连他年轻的女学生们也都早停止了百灵鸟般的轻快歌声,四周仅剩下夜风吹进窗框的微微响动声。

    在这寂静无声的午夜,相泽消太的工作才刚刚开始。

    利用光滑的反光镜面,依靠月光使得房间保持适当的明亮。对于宫殿的其他房间来说,这里的装潢算得上是简约无奢。

    房间足够宽敞,房内四周摆放着几乎要接触房顶壁画的庞大书柜。即便如此,还是空出了一块供主人自由活动的地方,铺上了柔软的轻薄地毯。

    相泽看这桌上记事本的字迹思索了一会,低低念了几句什么。

    不同的几本书籍从各自的书架上似乎轻飘飘地飞了下来,自动堆在了地毯上满满的一堆上。

    这些行文晦涩的书籍和卷轴都是相泽今晚要查阅的对象。

    巨大的工作量。

    他拿起放在桌上的眼镜,双手把它戴上,面对堆放在脚边的符文资料,他径直坐在一旁开始查阅起来。

    相泽眼睛里的血丝和下方皮肤的浅黑色,证明他并不是第一天这么做了。

    当相泽把手上这本双指宽的书做完了最后一点笔记,把它堆上一边。这时一双宽厚的手从背后快速地摘下了眼镜,接着高大的身躯坐下来,几乎是在扣抱着他。
    金色繁复花纹印在鲜红披风的一角,随着动作盖在相泽的腿上。

    在他半夜工作胆敢闯进打扰和有资格拥有这披风的人,也就只有一个。

    “还没睡吗,相泽?”

    “今天的份还没查完。对于这一届学生的特殊性我必须做好应对麻烦问题的准备,”相泽看到对方还未卸下的手部铠甲,“您也不是没休息吗?国王陛下。”

    欧鲁麦特低头埋向相泽颈间,低沉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刚刚有个紧急会议要我出面,是战略部署的事。所以顺道来看看你。”说话间欧鲁麦特的吐息呼到相泽的皮肤上。

    相泽不禁微微恼怒地推了推靠在自己肩膀的金色脑袋。奈何对方依然占据地盘纹丝不动,还变本加厉地蹭了蹭。

   “国…八木俊典!我还有工作没…”
    放在腰部的手紧了紧“就,一会。”

    试图推开脑袋的手停下来,停顿之后,转为安抚似地穿过金色的柔软发丝。

真少见啊。

    欧鲁麦特国王全副武装迈上黄沙飞扬的战场。

    相泽消太在城墙上看着他穿着铠甲的背影,听着鼓声伴随前进的号角响起,战士们震天的喊声和那人的大笑清晰无比地带进相泽的耳朵。

    带着沙尘的风在这位国王陛下身边肆虐,毫无忌惮地让国家希望象征的披风在他身后挥舞。

    最后在场所有民众胜利欢呼声里,凯旋归来的国王陛下还是他们眼中的最伟大的英雄。

    然而在场的人中只有他知道,在人前始终不摘下的盔甲面具里,是疲惫不堪的身躯。

    房间的门打开,重新带上面具的欧鲁麦特国王走出房门,再度轻声把它合上。

    盖在相泽消太背后的披风,在微亮光线下金色的花纹泛着浅浅的光泽。他再度戴上眼镜拿起了书,泛黄的羊皮纸记录着国家的往昔,墨水写就的字也开始褪色。

    总有一天,他们也终将归入尘土,被后人载入厚厚的部书。

    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二人并肩作战的日子,也只会刻在彼此心底带到各自的坟墓里去。

    成为新一页的传说。

END

这个俊典!!!

尘狗子:

很久以前画的俊典……!!瞳色错了好尴尬唔。

啊啊啊啊!谢谢黑叔!疯狂比心!好甜啊!

某黑叔:

欧相小甜饼2
@纽扣绒猫 的小甜饼!
已经尽力了希望喜欢ww
扣子辛苦啦

〖欧相〗随笔 练习 5

极度ooc预警!
www
夏天,真的很热。

匡的   夏天   达成(冷汗jpg)




     
      窗外的阳光刺眼得几乎要划开天际,路旁的树即使浓密的枝叶也不得不在地面上留下了光斑。
并不在工作时间的相泽,难得为这种天气换上了轻薄的私服,头发向后扎起。然而汗水还是在高温的折磨下渗出皮肤。
热。

      相泽把散落在脸颊上的头发再次夹过耳后,就算风扇尽职尽责地转动着扇叶,也只能是杯水车薪。
他拿起桌边欧鲁为他准备的水杯。有猫咪图案的水杯一经晃动发出了一阵清脆的响声。相泽的握杯的手顿了顿,犹疑地看着透明水面再次晃了晃杯子。
几小块冰块随着水面的波动浮沉着,边缘磕到杯壁发出声响。

      瓷杯杯沿缓缓压住了上扬的嘴角。

     相泽手拿杯子走出房间,把它放回厨房。

     他瞥过客厅,欧鲁麦特带着眼镜安静地坐在客厅沙发上,全神贯注地看着手上拿的书,好像并没有被酷暑所影响。

     一只手按在了欧鲁麦特的小臂上。

    突然从另一个人手掌里传过来的热度让他一惊,下意识合上了书本,看向突然压过来的相泽。

    好近?!

    欧鲁麦特鼻梁上的眼镜顺势微微滑了下来,那么近的距离下,他发现相泽眼神中有着明显的探究意味。

    “相泽君?”

    然而放在小臂上的苍白的手顺势一路按压到了短袖的袖口位置,丝毫没有要放开的意思。

    “欧鲁麦特先生,为什么不怕热?而且,”相泽的另一只手搭上了敞开的衣领边缘的皮肤,蹭过了对方的锁骨“没有怎么出汗,皮肤也比我要凉的多。明明那么热的天。”

    “相泽君这样问我也……”欧鲁麦特盯住探索着自己手臂和颈脖的相泽,莫名紧张地咽了咽口水,僵住着任由相泽向他靠近。

    手臂好凉。
    颈上的皮肤也是。
    脸颊……

    湛蓝的眼睛在阴影下直看过来,相泽发现自己已经靠坐在了对方身上,他手掌下对方瘦削的脸颊皮肤开始升温。发现了这个事实的相泽低低咳了一声,在自己耳尖也开始发热之前,正要把手抽回。

    手腕被抓住。

     下一秒,细框眼镜被迫离开主人,被黑色的细碎头发的发尾代替了。

end